主页 > 鲁豫有约 >

《奥普拉·温弗瑞秀》与《鲁豫有约》的对比研究

/2019-04-05 12:48

  电视谈话节目(脱口秀)在西方电视界已有多年的历史,形式与风格都已相当成熟。如今脱口秀已成为美国电视节目的基本类型之一,是反映美国生活的一面镜子。我国电视谈话节目的兴起也有十多年了虽起步较晚,也在摸索中逐步走向成熟,在向国外优秀节目借鉴、学习的同时,结合中国观众的收视特征,适应中国的媒体环境,发挥

  自身的特色。本文选择了美国名牌脱口秀节目《奥普拉·温弗瑞秀》与凤凰卫视的《鲁豫有约》两档优秀的电视谈话节目,从开播背景、受众定位、节目形态、主持人等角度进行比较分析。

  创办于1986年的《奥普拉·温弗瑞秀》,受到当时女权运动的影响,将目标受众主要定位为午后独自在家的主妇和老人。这些观众感兴趣于如何处理好与家庭伙伴及孩子的关系,解决感情上的困惑,希望得到他人的帮助,并且满足自己“偷窥”他人隐私的愿望。因此,《奥普拉秀》以白天日播的形式出现,试图为人们提供一个情感依托的空间,一个心理疗养所。不同于当时盛行的政治调侃类谈话节目,《奥普拉秀》将谈论的话题定位在社会、家庭生活领域,既不以制造公众闹剧来哗众取宠,也不以揭露隐私来赚取收视率,而是坚持在平平淡淡的相互倾诉中,为人们解决各种现实生活问题。节目通过辛迪加实现了网络化播出,如今在美国,该节目平均每周有近3300万名观众收看,并向全世界107个国家转播。自1987年以来,奥普拉和她的节目总共获得过35项美国电视艾美奖,连续18年高居美国日间电视收视率的冠军位置,成为美国电视史上的一个神话,也被许多谈话节目作为研究、借鉴的范本。

  《鲁豫有约》是凤凰卫视中文台在2002年1月推出的,由凤凰卫视的刘春、制片人樊庆元和策划人阿忆为陈鲁豫量身定做的一档谈话节目。凤凰卫视一直致力于沟通两岸三地甚至于整个大华语圈,具有全球的视野,再加上广泛的信息采集量和较为宽松的意识形态空间,受到知识分子青睐。作为凤凰卫视话语空间的代表,《鲁豫有约》的目标受众定位于一批文化层次高、收入高、社会地位高的人群,注重节目内涵和深度,体现出一定的社会责任感。在《鲁豫有约》之前,凤凰卫视已有两档成功的谈话节目:以新闻事件和热点人物为话题的《铿锵三人行》和《名人面对面》。为了避免话题的冲突,《鲁豫有约》“寻访拥有特殊经历的人物,一起见证历史,思索人生,直指生命的体验与心灵秘密,创造一种新颖的谈话纪录,充满人情味”。如今,该节目在除凤凰卫视外的全国19家电视台播出,收视率始终名列前茅。

  不同的开播背景与受众定位,决定了两档节目的在栏目理念及文化取向上的不同。但是两者所渗透的人文关怀是共通的,也是吸引观众的关键之处。

  首先,从两档节目的名称中就可看出各自所承载的不同理念。《奥普拉·温弗瑞秀》和《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都以主持人的名字来命名,体现品牌意识。但前者以“秀”为主,奥普拉本人也乐于在镜头前展示自己的个人魅力,甚至是私人空间。后者更倾向于聊天的风格,“有约”两字给人舒缓温馨的感觉。副题“说出你的故事”,也体现了节目内容是以嘉宾为主的谈话,主持人和现场观众则是听故事的人,很少会发表评论,而是把这种思考的空间留给电视机前的观众。

  其次,从节目的选题来看,《奥普拉秀》一般以话题型为主,关注性、虐待儿童、减肥困难、缺乏自信等与普通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现实问题,试图通过对典型事例的探讨和分析,给人们提供一种指导性的建议。尤其是减肥,成了没有话题时最大的话题。奥普拉认为,肥胖者的受歧视问题是美国当前最新的偏见之一。此外,家庭生活也是《奥普拉秀》的关注点之一,在节目中经常讨论关于理财、安全、装修等话题,为人们提供帮助和参考。

  《鲁豫有约》则倾向于一种叙事型的谈话,往往选择一些有着特殊经历和生活体验的人,让他们将自己的回忆、故事、心境与观众一同分享。在新版中,普通人的生活得以更多的展现,如《过年回家》中返乡的学生、民工;《我的考研记忆》中并肩作战的情侣;《未婚妈妈》中乐观开朗、坚强执著的女性等等。每个人的现实生活都是一段历史的构成,因此,《鲁豫有约》试图以一种兼具人性和历史的视角,来解读普通人的生活体验和人生观,一同见证历史,思索人生,感受生命的体验,揭示心灵的秘密。如果说,《奥普拉秀》的节目理念是人道主义精神的发扬,那么,《鲁豫有约》则是一种人文主义的取向。

  鲁豫曾说过,要把自己的谈话节目打造为中国的《奥普拉秀》,因此,在2005年改版之后,《鲁豫有约》在形态上与《奥普拉秀》非常相似。例如,两者都为日播节目,时长约为1小时。节目通常由演播室的现场访谈和预先摄制的背景短片组成,而演播室的布置更是有异曲同工之处,特别是那张宽大舒适的沙发,几乎成为谈话类节目标志性的符号。对于访谈节目来说,营造这样一个合适的谈话场,对于节目的成败尤为重要。《鲁豫有约》在这些方面成功借鉴了《奥普拉秀》,并将这种模式固定下来。但就细节来看,两者还是略有差别。

  《奥普拉秀》节目话题性较强,往往是一些有争议性或轰动性的事件,或是一些令人困惑的心理问题。因此,节目往往会邀请一位心理专家,帮助嘉宾解决自己的困惑,并提供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在形式上也更为灵活,有时前半部分探讨一个社会问题,后半部分则邀请一位明星作访谈。《鲁豫有约》每期只针对一个话题展开,以嘉宾叙述为主,与观众的互动较少。在倾听式采访中,给嘉宾一个较为开放的谈话空间和叙述的自在感。节目不在于引发强烈的互动,而是让嘉宾有谈话的对象感,淡化那种“做节目”的感觉。所以,节目在“情”字上做文章,注重以情动人,以情联事,以情传情,主持人用平和、安静、关爱而富有人文色彩的提问开启嘉宾的情感之闸,而嘉宾往往有感于知遇之情真诚地敞开心扉。节目超越了单纯的语言层面,表现为一种情感的交融。整个节目展现出温婉平和的色彩,访谈始终在亲切、和谐、温馨的氛围中进行。

  同为谈话节目,两者在形态上的不同也是由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所决定的。在美国相对自由开放的传播环境下,无论是嘉宾还是主持人,都敢于在屏幕上秀出自己的生活、经历、想法,展现自己的个人魅力。再加上,热情高涨的台下观众,很容易就把现场炒热。而中华文化的含蓄内敛,孕育了沉静的民族性格。尤其是《鲁豫有约》中邀请的嘉宾,经常是一些有过“文革”特殊经历的人。因此,在节目的开头,往往需要主持人调动嘉宾的情绪,让他们渐渐打开话闸、敞开心扉,才能使谈话得以自然流畅地展开。

  主持人因素是谈话节目成功的关键,而两位主持无论是在个人经历,还是主持风格上都有很大的差异。不同的人生经历和文化背景,令她们在节目中以不同的姿态展现在观众面前。

  奥普拉·温弗瑞出生在一个贫穷破碎的家庭,幼年时曾遭受很多虐待,作为黑人她还要承受更多的社会压力。奥普拉早期的苦难经历使她对美国底层社会生活有了深刻了解,对女性、儿童、少数民族、同性恋者、心理疾病患者等给以真切的关怀,为他们的权利而呼吁。

  陈鲁豫出生在北京一个充满书卷气的家庭,从小对语言非常敏感,1988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英语系国际新闻专业,五年的专业学习,为她今后的主持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她敏而好学,敬业认真,身上始终有一种脱不去的校园气息,也因此受到了许多大学生朋友或刚出校门的新知识分子阶层的喜爱。她那安静淡定的气质赢得了嘉宾的信赖,使他们能够袒露心声。鲁豫作为当代知识分子的代表,更多的是从这一阶层的立场和角度来理解嘉宾的故事,也体现了知识分子的政治诉求和人文情怀。

  在《奥普拉·温弗瑞秀》中奥普拉展示的是一位真诚敏锐的女性形象,她与被访者一样具有成熟的思想和相同的经历。她与被访者平等对话并在最恰当的时机提出最恰当的问题,进行交锋和碰撞以求能够挖掘出被访者最真实而深刻的思想。在《鲁豫有约》中主持人鲁豫则因其独具的敏捷机智和沉稳澹定的气质而被塑造成一位邻家女孩的形象。在节目中她邀请受众和她一起聆听客人讲故事。无论是什么级别的学者、专家,也无论曾经拥有多么辉煌丰富的人生,到了这里,被访者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说故事的人”。鲁豫始终如一的微笑和内敛的谦和态度,在为被访者创造场内轻松语境的同时也为受众创造了场外自然的语境。[1]如果说,奥普拉在节目中扮演的是“邻居大婶”的角色,那么,鲁豫则更像是一个虚心请教的学生,常常以“有一点,我不太明白……”这样的语言来提问,也体现了她诚恳的态度。

  奥普拉·温弗瑞的成功有很多因素,但很主要的一点就是她在节目中能“满怀兴趣和同情”地倾听每一个嘉宾、现场观众的谈话。由于温弗瑞的善于倾听,使得她在观众中极有人缘,人们称她为“每一位妇女的朋友”、“一个好打听的邻居”。美国传记作家兼评论家麦尔指出:“一般来说,广播电视的访谈者只是提出问题,却并不认真回答,他们的心思放在其他事情或是下一个新问题上,但奥普拉仔细倾听嘉宾的谈话,并且利用谈话内容把主题步步引向深入。由于对观众和嘉宾的谈话进程充满关注,由于能和他们进行交流,这种风格大获成功。”

  鲁豫在采访过程中,善于用一种体贴、温柔的态度拨动嘉宾的心弦。比如《“神奇教练”马俊仁》那期节目,鲁豫从马俊仁对弟子的感情出发,简单地说了一句“你觉得都是小孩”,触动了嘉宾的心弦,让马自然而然地说出多年堆积在心里的线.沟通技巧

  人格化传播的特定形式要求主持人在提供信息的同时,冲破大众媒介所造成的受众情感障碍,营造出一个充满亲近感和人情味的传播环境。人们在面对摄像机时往往不能像在通常情况下放松自然地进行沟通或交流,有的人也许还要刻意地维护自身的形象,这些都会使他们在表述观点时词不达意或避重就轻。鲁豫就在节目中努力营造“很宽松很真实、没有被侵犯的氛围”。比如在鲁豫采访现代著名儿童文学家梅志老人的时候,是这样开头的:“来,梅老您坐在这儿,我们打扰您休息了,您是不是一般中午都要睡一会儿啊?”一个令被访者很和谐的谈话就此开始了。梅老说:“不要紧的,我恐怕配合不好。”自然而然地引入了围绕梅志老人写的《胡风传》和《我陪胡风坐牢》两本书进行的一系列回忆。

  奥普拉不仅能设身处地地体会他人的苦乐,还敞开自己的心扉,真诚地与观众进行感情交流。在一次讨论有关于问题的节目现场,一位嘉宾含泪诉说了自己被亲生父亲强暴后,生下了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奥普拉在听完了她的故事后,触景生情,泪流满面,并和这位嘉宾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接着,毫无事先准备地向观众讲述了自己幼年时期被表哥强暴的痛苦遭遇。[2]奥普拉乐于向电视观众展现她生活中的每个细节,这在体现节目“秀”的特质的同时,也赢得了观众对她的好感和信任,广大观众也真正把她当作可以信赖和倾诉的对象。这种富有个性特征的现场主持艺术是奥普拉的谈话节目经久不衰的重要保证。

  主持人的相貌、服饰、表情、体态等非语言符号能真实地传达无声语言的情感,渲染环境气氛,增强节目的感染力。奥普拉总是以自己的心情、经验、思想和经历来介入节目,满怀兴趣和同情地倾听嘉宾的叙述,并通过丰富的面部表情做出反应,在动情之处甚至会和他们一起流泪,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感情。

  在表情和神态的运用方面,陈鲁豫也有独到之处。在节目过程中,鲁豫始终微笑着提问,微笑着倾听,坐得很端庄,偶尔露出惊奇而不过分的神情。

  总的来说,作为两档不同风格的人物访谈节目,《奥普拉·温弗瑞秀》与《鲁豫有约》各有千秋:《奥普拉·温弗瑞秀》解惑助人,探讨生活方式;《鲁豫有约》叙事省人,分享生命体验。一个是知性的情感诉说,一个是感性的人性探索,奥普拉·温弗瑞和陈鲁豫引领我们在节目中获得了不同的精神享受。

  访谈录》与《鲁豫有约》的对比研究.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04-08[2]苗棣.美国经典电视栏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6.(作者陈虹、聂德芸分别系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复旦大学新闻传播学博士后,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2006级研究生)

《奥普拉·温弗瑞秀》与《鲁豫有约》的对比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