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鲁豫有约 >

从《鲁豫有约》看电视访谈节目

/2019-04-06 12:27

  凤凰卫视从落地到发展壮大,经历了短短十来年左右的时间。有人惊讶,也有人质疑,更多的人是羡慕,进而去模仿。做法可以模仿,但这种创新的思维却永远无法模仿。凤凰卫视的走红自有它独特的魅力和特质的原因,从老板刘长乐到节目员工都是让人诉说不完而又津津乐道的话题。凤凰卫视的魅力来自凤凰的每一个人,来自凤凰人为观众献上的每一道菜中。细品之下,不难发现,凤凰的访谈类节目是备受观众喜爱的“菜”之一。从《名人面对面》、《鲁豫有约》到《一虎一席谈》、《文化大观园》等在观众中都是有口皆碑的。低成本、高品质的访谈节目让凤凰卫视异军突起。

  其实,谈话类节目不止是在凤凰卫视是亮点,在很多电视台都是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亮点。如《杨澜访谈录》是上海东方卫视的亮点,《东方之子》、《艺术人生》、《新闻会客厅》是央视的亮点,《财富大家》是湖南卫视的亮点,《时代智商》是天津台的亮点等等。这些访谈节目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现代电视访谈节目的趋势走向。那么现代电视访谈节目到底有什么样的特点呢?不妨从《杨澜访谈录》和《鲁豫有约》说开去。

  明星一词最早源于我国古代的传说中。据说华山仙女的名字。《太平广记》中就有仙女明星居华山,服玉浆,白日升天之说,后来,明星也用来专指金星。因为金星是较亮的星星之一,所以人们就以明星来比喻成绩卓绝、才华出众的人。 随着时间的演化,明星被用来称呼那些各个领域走红的成名人物。

  从这个意思上说,这些访谈节目主持人个个都是耀眼的“明星”,可是他(她)们又不是一般的明星。

  说这些访谈节目的主持人是娱乐明星显然不对,娱乐明星是专门娱乐大众的,她们不是;娱乐明星还区分为歌手、演员、模特等,她们不是。说她们不是娱乐明星,但是她们有自己的粉丝和青春靓丽的外表,她们的一举一动备受狗仔队和娱记的关注,很多时候她们的消息被刊登在娱乐性报纸或杂志上,她们也像明星一样代言广告等。许戈辉的婚事就一度成为八卦记者们追逐的热点,甚至传言她是个第三者。陈鲁豫就代言诺亚舟新状元学习机,康师傅方便面,网络学习机等的广告。所有这些看起来跟娱乐明星无异。

  他(她)们之所以备受瞩目,除了自身条件的优越,还因为她们身处媒体界,是媒体界的明星。媒体界偏偏又是个造星的圈子。

  因为主持人本身是个明星,所以这类谈话访谈节目也被冠以主持人的名字。如《鲁豫有约》、《杨澜访谈录》、《一虎一席谈》等。这是以主持人的名气带动节目收视率,同时以节目声誉提升节目主持人的名声,两者相得益彰。

  杨澜和陈鲁豫不仅仅是美女主播,更是才女主播。年纪轻轻就取得了让人瞩目的成绩。其丰富的人生经历本身就是一档绝好的节目,充满传奇色彩。对每个想成功的人来说,都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她们不仅以个人魅力吸引fans,更以自己的实力吸引众多的观众。杨澜1990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英文系,成为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节目主持人;1994年荣获全国主持人金线年上海东方电视台联合制作《杨澜视线年任香港凤凰卫视主持人;2000年收购香港良记,出任阳光文化网络电视控股有限公司主席;2001年任申奥形象大使,并在同年重新推出《杨澜工作室》。陈鲁豫,1991年5月参加中央电视台青年业余主持人大赛获第一名,从此涉足电视领域。1991年-1995年,在中央电视台主持多种类型的固定栏目以及大型专题节目和晚会。1994年被评为全国最受欢迎十佳主持人之一。1995年被评为华语电视界金奖十佳电视节目主持人。1996年3月加盟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主持备受观众欢迎的娱乐资讯节目《相聚凤凰台》。

  这些经历本身就一笔巨大的财富,这些财富是她们用聪明智慧换来的。现在的社会是多元化的社会,人们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有着跟别人不一样的价值观、世界观,但不变的是对成功的渴望和渴求。这些成功的主持人们就是观众的学习榜样。

  现代访谈节目的很多主持人都是年轻面孔,从杨澜到陈鲁豫,从沈冰到许戈辉,从白岩松到胡一虎等等都是年轻面孔。可不要小看这年轻面孔,(他)她们已经有着丰富的主持经历和工作经历。陈鲁豫加盟凤凰卫视以前是中央电视台旅游节目主持人,后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曾任主持的节目有: 《音乐无限》,《香港回归世纪报道--60小时播不停》,《凤凰早班车》,《戴安娜王妃葬礼直播》即时旁述,《一点两岸三地谈》,《VIP会客室》,《鲁豫有约:说出你的故事》,2000年,曾选为《新周刊》主办的、由观众投票评选的“2000年度最佳女主持”。主持《新闻会客厅》白岩松作为央视的“明星”,由于大众化的长相成为观众眼中的“熟人”,25岁就参与创办《东方时空》。有人说《东方时空》的诞生是中国电视新闻深化改革的序幕。《东方时空》自开播之日起,众多富有特色的栏目在中国百姓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伴随着这些栏目的开播,白岩松式的主持风格也定格在观众心中。

  这些年轻的主持人不仅经历了国内无数次的主持采访活动,更凭借流利的英语对许多国外知名人士展开了访谈。这种双语主持的风格吸引了很多年轻观众的关注。主持人的年轻化,更容易引起年轻观众的共鸣,给那些正在实现自己梦想的观众以激励,在信息反馈的观众中,年轻观众占了很大的比重,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节目的访谈对象几乎覆盖了各个方面,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甚至娱乐,每个采访对象在自己的领域内都是拔尖人物,也就是引人注目的焦点人物。对自己的生活和所处的环境有一定的代表性。这些采访对象在自己的领域,有着自己的固定粉丝,当这些采访对象接受采访时,这些粉丝就变成了节目的受众。有些是短期的,但也有人因此成为该档节目的忠实受众。

  之所以请名人当嘉宾,其中的好处无需多谈。撇开这些名人们的谈话内容不谈,光是名人的知名度就能给节目带来很大的收视率。《艺术人生》就公开宣布:“知名度越大越利于人们在瞬间内可以停留在这个频道,(观众)听明星的讲述的欲望远远大于一个普通人。因此,《艺术人生》所选择的嘉宾基本上属于演艺界。”

  这些嘉宾们不仅仅来自国内,更有许多外国的叱咤风云的人物。做客过《杨澜访谈录》的有亨利?基辛格、杰克?韦尔奇、李敖、姚明、周星弛、理查德?布兰森、李昌钰、李宗盛、维拉?王篇、姜文、小泽征尔、王光美、史蒂夫?福布斯、王小慧、刘永好、龙应台、曾宪梓、杜维明、珍妮?古道尔等等。这些人物中好多都是观众平时难得一见的,他们或是参与了国家的某一重大事件,见证了历史的某一重大时刻;或是他们本身就有许多诉说不完的故事,吸引观众的好奇心。比较之下,做客《鲁豫有约》的嘉宾汪国真、潘晓、张树新、周华健、夏雨、何庆魁、李健、李熬、蔡永康、周讯、赵薇、陈坤、刘德华、李宇春、戴军等等以娱乐圈人士居多。但两者有共同的特点,即都是名人,《杨澜访谈录》的嘉宾有时就是《鲁豫有约》的嘉宾就说明了这一点。这些嘉宾走上节目不仅有话说,更是说的娓娓动听,跟主持人配合的简直天衣无缝。

  这类的访谈节目的内容,一般分两方面:一方面是节目嘉宾谈谈自己对某些事情的看法与理解,《新闻会客厅》里的嘉宾大部分是新闻人物,侧重讲述新闻背后的故事;另一方面嘉宾畅谈个人成长经历,折射出特有的历史瞬间和社会背景。畅谈的话题不仅紧紧围绕时事或专业,更以人的经历、感受和智慧为中心,剥茧抽丝地讲述人的故事,以成败得失、人生百味体现人的智慧和感悟。

  从节目对每位嘉宾的定位,就可以知道,主持人会对嘉宾提出哪方面的问题,以及嘉宾在节目上会谈论些什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20世纪最伟大的CEO”之一杰克.韦尔奇,以讽刺文章闻名于世,嬉笑怒骂、妙语连珠的李敖,2002年NBA状元秀姚明,深受年轻一代喜爱的“无厘头”影星周星驰,“让全世界凶手都睡不着觉”的“当代福尔摩斯”李昌钰,让女人们产生再结一次婚的国际服装设计师维拉.王,将整个生命都倾注在音乐之中的著名指挥小泽征尔等,这都是节目对嘉宾的定位,但这样的定位并不是节目组的先例。而《鲁豫有约》的广告语:“寻访昔日的英雄和特殊经历的人物,一起见证历史,思索人生,直指人们的生命体验与心灵秘密,创造一种新颖的纪录谈话模式。”就说明了节目的内容,跟《杨澜访谈录》实在是大同小异。

  以上是现代电视访谈节目的趋向和走势,“现代”这个词是从电视访谈节目的诞生之初算起的,也就是上个世纪90年代左右。这几个特点固然符合时代发展的潮流和当今社会价值多元的特点,因而也取得了某种程度的成功。但是也要看到这其中的不足之处:

  1、主持人的“年轻化”是其优势,同时也是劣势。年轻在某种程度上就说明了资历浅、经验少,有时候不能同访谈嘉宾在思想上产生撞击,不能就嘉宾谈论的内容提出更深刻的问题,而是照本宣科地按照事先准备好的问题提问,导致嘉宾谈论的积极性降低。就像有位学者比喻的那样:两朵云只有在同一高度相遇才能形成雨,嘉宾的思想很丰富,嘉宾是一朵高的云,主持人在那儿是低的一朵,两朵云都在那儿飘,你看着干着急死碰不到。

  2、节目的定位是需要主持人牢牢记住的一点。《鲁豫有约》后来邀请的嘉宾就跟其初衷不符。太多的娱乐明星跟“寻访昔日的英雄和特殊经历的人物”的初衷简直格格不入,遭到很多观众的非议。就如天津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时代智商》栏目主编在《原生态谈话和低成本制作》一文中引用李政道的话评价访谈节目时说:“我们走的太远,以致忘记了出发的目的”。

  3、要保持创新精神,跟上时代发展潮流,不能墨守成规。凤凰卫视的突起,应该引起更多的人思考和反思,而不是流于形式之风。(来源:中国新闻研究中心 伏传凤 谢锐)

从《鲁豫有约》看电视访谈节目